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虎爷的博客

顺势而为对无数次错一次,逆势而为则相反

 
 
 

日志

 
 
关于我

男,中国籍,1955年出生,华南师范大学本科毕业,23年中国证券、期货、香港恒生指数期货和外汇期货投资以及国际商品市场投资及管理经验。在投资研究分析和投资运作方面有独到见解并取得长期成功。 2009年前历任大鹏证券深圳深南东路营业部市场部经理, 深圳财经期货公司高级研究员, 深圳鑫通达投资有限公司投资总监, 香港骏汇投资公司总经理,2009年-2013年8月任国内某期货私募基金研发部经理,深圳佳和恒生投资管理公司董事副总经理。

网易考拉推荐

上床干什么?  

2014-12-05 00:22:41|  分类: 散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2年,我在廉江县石岭农具厂当学徒,时逢文革,廉江机械厂唯一的八级工罗瑞被作为阶级异己分子下放到石岭农具厂改造,但我们一班学徒们都不把他当阶级敌人看待,经常缠着他要他讲故事。

一天,罗师傅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古时候,有一位商人,出门经商多年,回到家来,妻子不理睬他,夜深了,还在绣花,他独自一人躺在床上,心想,看来要念诗才行了,便念道:

我家有个好娇娥,

半夜三更绣绫罗;

孤枕独眠双足冷,

城头将敲五更锣。

他妻子听完,还是一动不动,不理睬他。

商人生气了,立马起床,收拾行李准备走人。

这下子妻子慌了,赶快奉上一杯茶:并吟道:

十指尖尖奉一杯,(丈夫一挥手:不喝!)

问君此去几时回?(丈夫手一甩:一辈子都不回了!)

路上有花君莫采,(丈夫咬牙切齿:我连根都拔掉!)

归家还有一枝梅。(丈夫气犹未平:提起这支梅就满肚子都是气啊。)

罗师傅讲到这里,就不讲了,在那个年代里,我们这些十六七岁的学徒工,哪懂什么男女之事,缠着问:“那后来呢?”

罗师傅呵呵一笑:“那就上床呗。”

我们再追问:“上床干什么?”

罗师傅微微一笑,不理我们了。

 

还记得他的讲的另一个故事:

一个农民,偷了别人的牛,被捉住,在县衙门前开审,县衙前有一口池塘。县令听说他的妻子会吟诗,便对她说:“你以池塘为题,作一首诗,作得好,我就放你老公。”

妻子幽幽地念道:
一池清水绿悠悠,

难洗今朝满脸羞;

妾身既非是织女,

吾郎何必学牵牛。

县令一听,好家伙,不但切题,而且把罪名都撇清了,她老公只是牵牛,不是偷牛!于是就把她老公放了。

 

罗师傅讲的故事,大都带有诗词,使我这个初中毕业生感到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也是因为年纪小,记忆力强,他讲一遍我就能记住,他所讲的故事里的诗词,历经四十余年岁月洗礼,至今仍隽刻在脑海里,一个词也没有忘。

 

  评论这张
 
阅读(70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